时讯

天价幼儿园罪恶掘金术 占用公共资源为有钱人服务

作者:潇湘晨报 2016-10-07

这是长沙最昂贵的幼儿园之一。 它有西餐厅、射击场和高尔夫训练场,教习孩子们西式贵族生活。 它还开设古筝、钢琴、小提琴、机器人等课程。教室里精致的装潢和布...

这是长沙最昂贵的幼儿园之一。

它有西餐厅、射击场和高尔夫训练场,教习孩子们西式贵族生活。

它还开设古筝、钢琴、小提琴、机器人等课程。教室里精致的装潢和布置,足以让外人惊叹。

它最多容纳200多个学生,却配置了近60名工作人员,包括外籍教师。

要让孩子成为其中一员,家长每年要花费近7万元。如果要享受上述各种特色课程,还要额外付费。如果宣传广告所说,它只为前10%的高端家庭提供服务。

它全称“万婴凯恩藏珑幼儿园”,在开福区的“藏珑.湖上国际”小区里。

因为小区配套幼儿园的身份,它最近遇上了麻烦。

为少数有钱人服务

“麻烦制造者”,是“藏珑.湖上国际”(以下简称“藏珑小区”)的一群业主。

50多岁的傅中一,是他们的领导者。

今年9月初的一个傍晚,傅碰到一个愤怒的邻居。那是个老太太,刚从附近的幼儿园把孙子接回家,路过马路时,差点让车给撞了。

老太太说,一直想让孙子上小区幼儿园,“不用过马路,安全”,但“上不起”。

藏珑小区里的幼儿园,针对小区业主子女的收费,比常规收费便宜1000块,但每月也得5480元,还不包括服装费。

藏珑小区里,有三四百户人住在别墅区,其中自然有不在乎这点钱的富人。还有三千多户业主住在普通楼房里,他们中的大多数,显然承受不起如此昂贵的费用。

“国家早有规定,小区配套幼儿园属于公共资源。”当过房地产公司高管的傅中一对政策不陌生,“既然是公共资源,就不能只为一小部分有钱人服务。”

他建了个群,聚纳有同样困惑的邻居们。

群如滚雪球般壮大。每天提心吊胆把孩子送上校车的爷爷,每天要花两个40分钟接送孩子的父亲,纷纷现身吐槽。

在一次热烈的讨论后,傅中一表态,“我带头,大伙齐心,把权益争取回来。”

一个以他为核心的“维权”小组成立了。小组成员们制作了问卷,在小区内以户为单位调查。

收回的近千份有效问卷中,绝大部分受访者都反对如此昂贵的小区幼儿园。

在幼儿园里就读的近200名孩子中,只有3-4成来自本小区。其中,有的人乐于购买优质服务。也有人觉得太贵,“但出于安全的考虑,先让孩子在这读着”。

对“3-4成”这个数据的解读,维权业主方和园方截然不同。

傅中一认为,这说明,小区的配套幼儿园没有充分为小区业主服务。

园方则反驳:幼儿园要覆盖多个小区,近4成学生来自本小区,在行内已经算不低的比例。

问卷调查的范围在扩大。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业主涌进聊天群。到了9月下旬,已经扩张到4个群近2000人。他们在小区里集会、发表公开信,籍此向幼儿园施压。

傅中一也向园方和开福区教育局递交了书面诉求:将“万婴凯恩藏珑幼儿园”纳入长沙市学前教育公共管理体系,实行普惠性收费标准。

制度模糊的4年里

傅中一的依据,是《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

这个意在解决老百姓“入园贵、入园难”的文件,简称“国十条”,于2010年底发布。

它规定,“城镇小区配套幼儿园作为公共教育资源由当地政府统筹安排,举办公办幼儿园或委托办成普惠性民办幼儿园。”

小区配套幼儿园“很值钱”,但它的产权属于谁?当时的法律并无明确规定。

于是,开发商通常会主动负担起幼儿园的建设成本,将其产权收归自己名下。

藏珑小区的开发商,长沙双瑞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也不例外。

2005年,双瑞地产投资近6亿元兴建月湖公园,籍此获得了周边近1500亩土地的开发权。小区幼儿园的那几亩地,也在其中。

换句话说,开发商支付了建筑成本和金额更高的用地成本,才获得了幼儿园的产权。

“建成公办幼儿园,意味着它的产权收归政府。”一名长沙教育部门官员坦诚,“开发商怎么会甘心?它可是花了大价钱的。”

此外,收归之举也涉嫌违法。《立法法》规定,涉及“非国有财产征收”必须制定法律,而“国十条”并非法律。

“如果是建成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它参照公办园标准收费,到今天,保教费最高也只能收1200元一个月。意味着利润空间被限制死了,幼儿园场地租不起价。”上述官员说,“开发商赚不到钱自然不乐意,还会拿规定是否符合上位法说事。”

这是“国十条”颁布之初就面临的问题。之后,长沙市政府又颁布相关规定,但也因无法绕开上述障碍而推行艰难。

2014年底,长沙市政府出台办法,“新建小区配套幼儿园建设用地,采用划拨方式提供;幼儿园建成后,无偿移交给政府”,才从根本上理顺了麻烦。

但此时,离“国十条”颁布已过去4年。

制度模糊的4年里,一批纯民办的盈利性幼儿园已经在小区里落地生根。

“万婴凯恩藏珑幼儿园”,就在其中。

业主的新质疑

藏珑小区内配套幼儿园的产权,至今属于开发商双瑞地产。

2010年,一家名为“长沙市优雅教育咨询”的公司,与双瑞地产签定租赁合同,获得了小区幼儿园设施二十年的使用权。

这就是“万婴凯恩藏珑幼儿园”的来历。虽不知其股权具体结构,但名义上,它隶属长沙老牌幼教机构“万婴教育”。

与开发商的合同中,并未约定办一所什么档次的幼儿园。这也为今后的争议埋下了伏笔。

2012年,“万婴凯恩藏珑幼儿园”开园;2013年初,它拿到了幼儿园办学许可证,获得了合法身份。

“它经过物价局核准的收费标准,是8080元每月。当时,这个数字就挂在幼儿园墙上。”“万婴教育”副总经理周益民说,“2014年纯民办幼儿园的价格管制放开,公示不公示,也就没那么重要了。”

开园第一年的收费,3480元每月。之后价格逐年上涨,直至现在的6480元每月。

“早先便宜,相当于让利酬宾。”园方一名负责人解释,“后来涨价,是逐渐回归正常。”

但许多业主显然无法接受这个说法。他们在2014年就组织过一次“维权”,要求“万婴凯恩藏珑幼儿园”改为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园方一口回绝。

普惠性民办幼儿园有财政补贴。但这对高端幼儿园并无吸引力。一名长沙幼教界资深人士打了个比方:“开酒楼的,都不愿意改做快餐店。”

和这次一样,当时也有“维权”业主提出,“你愿意讲价,就搬出去。只要不占用我们的资源,随你收多高价。”

不过幼儿园的设计要求非常严苛。在长沙,每个班都要配备相应的教室、寝室、洗手间。活动、户外、绿化面积,也都有严格的标准。好一点的幼儿园,基本上是使用小区配套场所,它规划之初就按要求设计好。“让我们到外面随便找栋楼办园?那改造成本会高到无法承受。”周益民说。

和这次一样,他一口否决了“择址另办”的提议。

“重点是,我们是合法经营,证照齐全。”面对“维权者”的其它理由,他反复强调。

这些“理由”,包括2013年底长沙市政府颁发的一份文件。它要求,“对已经建成并投入使用的小区配套幼儿园,区县(市)政府要分期分批协商回收,用于举办公办幼儿园或普惠性民办幼儿园。”

不过,“既然是‘协商’,就不能强制。”这个道理,一些“维权”业主也不否认。

那次谈判,最后走向死局,“维权”业主堵住了幼儿园的大门。它最终以警方介入、“维权者”退场结束。

这一次,新的“维权领袖”傅中一提出新的质疑,“幼儿园证照齐全没错,但它获取证照的过程,经不起推敲。”

小区里的贵族幼儿园,何去何从?

傅中一的理由,还是“国十条”。

“它明确规定,小区配套幼儿属于公共资源,政府要统筹安排,举办公办或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傅中一表示不理解,“这条规定出台3年后,一家纯民办的盈利性幼儿园在藏珑小区开张。它占用了小区配套幼教场所,开福区教育局居然给它颁发了办学许可证。”

他认为,“教育局的这个行政行为,明显违法了国务院的相关规定,理应纠正。”

问题是,如果遵照“国十条”执行,又涉嫌违背上位法。

对上述矛盾,傅中一打了个比方:有规定说要朝左走,也有规定说不能朝左走。这时候,哪怕原地不动也好。有关部门却让投资商往右边走了。结果是投资商高兴了,业主们倒霉了。

对这个质疑,开福区教育局没有做出回应。

公开资料显示,2011年到2013年,开福区有10所以上的小区内民办幼儿园获得办学许可证。

它们中,只有少数出现在后来的民办普惠性幼儿园民单中。当然,这些幼儿园是否都属小区配套幼儿园?是否有的后来停办?尚无准确数据。

但可以肯定的是,和“万婴凯恩藏珑”情况相似的幼儿园,在开福区不止一家。

在整个长沙市,这个群体数量更多,其中不乏比“万婴凯恩藏珑幼儿园”收费更高者。

它们在一个政策模糊期里站稳了脚跟,办学于小区,却用高价把大多数小区业主挡在门外。它们存在的合理合法性,一直存在争议。

      它们何去何从?“万婴凯恩藏珑幼儿园”事件的最终走向,或许能给出些答案。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strong>台湾多了个共产党</strong>

    台湾多了个共产党

  • 大叔发现一个巨型不明物 纷纷引起专家

    大叔发现一个巨型不明物 纷纷引起专家

  • 中国造出“N2爆弹”:威力堪比核武器而

    中国造出“N2爆弹”:威力堪比核武器而

  • 农村小伙两次KO美国佬 姚明之后"泰山

    农村小伙两次KO美国佬 姚明之后"泰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