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讯

西藏最大水利枢纽国庆前截流 警告印度

作者:观察者网 2016-10-04

9月30日,拉洛水利枢纽完成截流。 今年国庆节前一天,西藏迄今为止投资最大的水利工程--拉洛水利枢纽提前完成截流。这个以灌溉功能为主的工程位于西藏最大的粮食...

9月30日,拉洛水利枢纽完成截流。

今年国庆节前一天,西藏迄今为止投资最大的水利工程--拉洛水利枢纽提前完成截流。这个以灌溉功能为主的工程位于西藏最大的粮食产区日喀则境内,建成后将让当地农田灌溉保证率达到75%。由于该工程只是位于雅鲁藏布江支流夏布曲上,印度政府无权将其列入中印有关雅江水资源分配的对话机制中,引发印度媒体担忧。

投资近50亿,西藏最大水利工程截流

据西藏商报报道,9月30日,在祖国母亲生日的前一天上午11时30分,美丽的夏布曲河畔,随着几十台机械共同运作,围堰成功合龙,意味着各参建单位经过两年来的艰苦努力,拉洛水利枢纽截流成功。这也标志着西藏水利发展史上投资最大的水利工程、国务院172项重大节水供水工程之一的水利枢纽及配套灌区工程建设将进入关键的大坝主体施工阶段。

拉洛水利枢纽及配套灌区工程位于日喀则市境内,是雅鲁藏布江右岸一级支流夏布曲干流上的控制性水利工程,由枢纽工程和配套灌区组成。枢纽工程由大坝、泄水建筑物、电站、灌溉引水隧洞等组成,水库总容量约2.97亿立方米。配套灌溉区由申格孜、扯休、曲美、聂日雄四大灌溉区组成,设计灌溉面积45.39万亩。

自治区拉洛水利枢纽及灌区管理局局长张云宝介绍,该工程概算总投资逾49.5亿元,所需资金由中央预算内投资金额安排,2014年6月开工建设,设计总工期58个月。该工程开发任务以灌溉为主,兼顾供水、发电和防洪,并促进改善区域生态环境创造条件。

素有“肥美庄园”之称的日喀则市作为西藏全区最大的粮食产区,工程涉及到的四大灌区正是该市的粮食生产基地,也是四大旱区之一,由于水利设施缺乏,长期以来当地丰富的土地资源得不到有效利用,处于半荒漠化状态。工程建成后,农田灌溉保证率将达到75%。同时,四大灌区的宜垦土地开发,将为生态移民、扶贫搬迁政策的实施提供可靠保证,使贫困人口“搬得出、留得住、富得起”。

该工程还会发挥巨大生态作用,对防风固沙、防减灾害等方面有积极作用。另外,即将建成的两座电站总装机容量为4.2万千瓦,设计多年平均发电量8500万度。工程建成后,可将下游的重要城镇和灌区的防洪标准提高到5年一遇,待下游堤防工程建成后,远期可配合堤防工程,将下游的重要城镇和灌区的防洪标准提高到20年一遇。

近年来,国家和西藏自治区十分重视西藏水利事业的发展。拉洛水利枢纽及配套灌区工程是“十二五”规划重点项目,预计2020年投入使用。同时,该项目也是继满拉、旁多水利枢纽工程之后的又一重大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和民生工程。

印度媒体担心遭中国报复

雅鲁藏布江支流截流的消息也引起了印度媒体关注。

由于近期印度与巴基斯坦边境冲突不断,印方已扬言要加大印度河等两国共享河流的用水量。印度最大通讯社印度报业托拉斯认为,中国此时做出这项宣布是为了警告印度,不要以截流河水的方式报复中国的友邦巴基斯坦。

《印度斯坦时报》注意到,全长185公里的夏布曲并不是一条跨境河流,因此它不会被纳入中印关于河流问题的双边对话机制中。

也有印度媒体指出,中国近年来一直保证其水利工程不会影响印度方面的河水流量,这次也没有证据显示,拉洛水利枢纽会造成什么短期改变。

实际上,中印关于雅鲁藏布江水资源开发的对话近年已经取得不少进展。2013年10月23日,中国总理李克强与印度时任总理辛格在北京签署了九项协议,其中即包括《中印水利部加强跨境河流合作谅解备忘录》在内。

备忘录中,中方同意自2014年开始,将提供给印方的雅鲁藏布江(布拉马普特拉河)汛期水文资料从之前协定的每年6月1日到10月15日提前到每年5月15日到10月15日。

印度新总理莫迪上任后,2014年6月30日,习近平也在会见印度副总统安萨里时确认,双方将共享雅鲁藏布江水文信息。

《印度斯坦时报》报道说,印度已经出资在中国境内设立了3个水文站。

另外,新加坡《联合早报》指出,针对中国的水坝工程对下游国家水量的影响,不同专家得出的估算差别很大。其中,也有印度学者曾经估计,由于印度境内水量对布拉马普特拉河的贡献很大,就算中国在上游把雅鲁藏布江完全截断或转移到其他河流,对整条布拉马普特拉河的流量影响也不会特别大。

中国雅鲁藏布江水电站去年全面投产

不过印度媒体仍然不断炒作中国对雅鲁藏布江的开发,或许是出于对中印工程建设能力差距的焦虑。

2015年10月,西藏藏木水电站6号机组正式并网发电,标志着中国在雅鲁藏布江干流上建设的首个水电站历时6年全面建成并投入商业运行。

在2010年藏木水电站开工的同时,印度方面也在非法占领的我藏南地区布拉马普特拉河(即雅鲁藏布江下游)上批准了14项水电工程,意图确立自己的“下游权利”。

中国本来也有理由对印度的水坝感到担忧。新加坡拉惹勒南国际关系学院研究员张宏洲对《联合早报》说:“中国一方面担心印度的水坝工程会导致河水淹没部分中国的领土,另一方面又担心,印度会用这些设施建设,来增强对争议地区的控制能力,成为将来谈判时的有利条件。”

不过,截止到2015年10月为止,这14个水电工程全都停滞不前,尚没有一个项目开工,其中13个项目因缺少环保许可而受阻,唯一没有了环保障碍的项目又缺乏资金。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strong>台湾多了个共产党</strong>

    台湾多了个共产党

  • 大叔发现一个巨型不明物 纷纷引起专家

    大叔发现一个巨型不明物 纷纷引起专家

  • 中国造出“N2爆弹”:威力堪比核武器而

    中国造出“N2爆弹”:威力堪比核武器而

  • 农村小伙两次KO美国佬 姚明之后"泰山

    农村小伙两次KO美国佬 姚明之后"泰山